智库第一人!为何他是美国人眼里“中国最受尊敬的战略思想家”?

日期:2020-09-24 23:00:29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和岛。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这个人是中国经济学界,也是中国智库圈里面的一个彻头彻尾的怪人。

  来源 | 正和岛(ID:zhenghedao)

  他是中国最受尊敬的战略思想家。

  ——美国国务院首席经济学家Rodney Ludema

智库第一人!为何他是美国人眼里“中国最受尊敬的战略思想家”?陈功是谁?

  他号称中国“唯一的稳健派”,不是现在,现在声称自己是稳健派不稀奇了,他是在十八大之前后,也就是在5年前,在全国一片打了鸡血似的投资热潮之中发出的声音。奇怪吗?根本不奇怪!

  这人本来就是中国经济学界,当然也是中国智库圈里面的一个怪人,一个彻头彻尾的怪人。

  现在大家很多人为经济增长在发愁,回头再看看陈功是怎么预测分析的:“现在的市场特征表现为,用国有大型托拉斯代替过去的政府行业管理部门。别的不说,只要社会投资上不来,国际投资渠道一旦阻塞,立刻就会原形毕露,缺点立现。”这话是什么时候说的?2000年,也就是17年前,同学们,惊呼吧!

  同样还是在2000年前,也就是17年前,陈功对于经济增长形态还有一番观点,“经济已脱离实体走向了虚拟化,货币从硬币、纸币走向电子货币是经济虚拟化在资本以及交易手段方面的一种表征,网络科技的发展,以及从70年代开始形成的资本过剩,加速了经济的虚拟化。承认并且正视经济虚拟化具有非常重大的现实意义,……,套用对实体经济的管理方法,对社会发展显然是有害的,而且用处不大。”

  没别的,对照今天的比特币、区块链、P2P、还有千奇百怪的金融创新,我们除了惊呼之外,恐怕只剩下震惊了。

  中国经济学家谁敢挑战诺贝尔经济学家?恐怕搞翻译、拍巴掌还来不及呢,而陈功这个怪人又成为了唯一的一个异类。他写道:“美国著名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最近在纽约时报撰写的专栏指出,欧元疲软并不是欧洲经济生病的体现,这只不过是一时的市场现象而已”。陈功认为,“声誉如日中天的克鲁格曼的观点是错误的!欧元的上涨,缺乏基本的支撑。今后欧元对美元的上涨反倒有可能是‘一时的市场现象"。

  这话是什么时候说的,还是17年前!

  千万别以为陈功这人只搞经济和金融,他在国际关系领域同样独树一帜。听听17年前陈功对普京的评价吧,“普京的特点是,胆子大,善于把握时机”。看看今天的克里米亚,看看乌克兰,再看看叙利亚,还有普京对特朗普的支持,大家都只能是无言吧。

  2001年,陈功撰文呼吁对中国大陆对香港经济给予援助,陈功认为,如果没有大陆型经济体的强力支持,估计未来有很多城邦型经济体可能从此走向衰落,复苏的几率很小。2003年6月29日,中国大陆与香港签署CEPA协议,开始向香港提供援助。

  2004年陈功撰文预测,北京、上海20年之内无法解决交通堵塞问题。因为只有到那个时候,城市建设才会基本稳定下来!

  2005年,陈功撰文提出了“基地工业”和“网络工业”的概念。所谓基地形态的生产方式,是指在某一个地方集中大量生产,然后向其他地方大量销售和出口,这是一种传统形态的工业生产方式。与基地工业形成对照的是网络工业,这种生产方式是分布式的,如果可能的话,会在全球范围内配置生产资源,按照经济效率和社会环境的要求来组织生产。陈功预测,就全球工业生产的趋势而言,网络工业是潮流,由集中到分散是方向,任何产业的集聚,总是相对的,过头了,就会产生不经济。

  What,这难道不就是今天的“工业4.0”吗?

  2015年末,陈功的一篇内部讲话,被冠以“中国经济形势空前复杂”标题,长达2万字的东西,点击率居然能过千万,不知道让多少转载平台一下子火爆了起来。其实,这还算不得什么,早在2013年,也就是3年前,他就预测中国经济增长未来数年将会进入一个6%到7%的“平台期”。想想现在的经济“新常态”。无语,还是无语。据说,现在财政部的命题作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路线图也将会出自他的手,只是报告还没有交出去。

  到底是何方神圣?

  24年前,当大家对信息还极为陌生的时候,陈功创立了安邦咨询公司,搞起了智库。你没看错,实际中国最早的智库,就是这一家。当中国的大学很多人还不知道信息分析为何物的时候,他已经在撰写信息分析的专著了。他自谦是随笔的一本信息分析书籍,定价是40元,因为早已绝版,现在的网络议价是700元一本。 陈功不是经济学的科班出身,他是中国学术界最早的草莽英雄,出身草根,基本全靠自学成才,是中国学术界非著名的学习机器。  陈功不是经济学的科班出身,他是中国学术界最早的草莽英雄,出身草根,基本全靠自学成才,是中国学术界非著名的学习机器。

  事实上,只要有需要,只要有时间,只要他感兴趣,似乎就没有他学不会的东西。他是学电脑软件出身,中国最早的一批系统设计师,早在1995年中国有了INTERNET之前,他就已经在告诉别人什么是TCP/IP了。但搞软件设计并没耽误他同时研究企业经营管理,他在人大读书的时候,只有考试前的两个礼拜是在认真学习,其余的时间都用来泡图书馆,学习情报研究和分析。此后,他又学了经济学和公共政策两个博士,据他身边的朋友介绍,陈功当年在还没上过任何大学经济系的时候,就有尚未毕业或是已经毕业的博士生时常围着他讨论问题,指点学业了。剧透一下,就连驾照,他都是靠“自学”得来的,这是在上个世纪的80年代,而他后来就靠这本“自学”得来的驾照,居然又成了当年中国越野圈里的知名人物,穿越过中国四大沙漠和新藏线无人区,混的得风生水起。

  在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各行各业的大腕云集,其中有一位搞航天科技(000901,股吧)的女博士,只要开口,别人就听不懂她在说什么,唯有陈功,能够跟她对话聊聊专业问题。陈功之神,不是一般的神。

  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静的时候,他就像一汪水,眼睛直直的平视前方可以几个小时,不言不语,犹如禅定。动起来的时候,这个人就像一个长不大的人,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从高屋建瓴、谈吐文雅的学者到骂声连连俨然俗不可耐之人,他可以在转瞬之间调换角色。他见过绝大多数人一生无缘见识的大场面,也容易像个年轻人一样率性而为,甚至激动莫名。双子座的男人,真是怪异到不可捉摸。

  他喜欢小孩,为了孩子什么能做。据陈功的朋友说,有一次,他们在日本的一个机场,其它人都在候机,陈功一转眼竟然与两个日本小朋友玩在了一起,挤眉弄眼的不亦乐乎,乐得两个孩子围着他叽叽喳喳欢快大叫,分别的时候,孩子的日本妈妈还连连向他鞠躬致谢。

  面对几个学生,他讲起经济学,端起架子说必须要做好数学功夫,数学模型必须熟悉而且擅长,理论综述必须全面而准确,脉络清晰而且要有自己的评价,一条条的注释必须按照标准来,否则就是垃圾,根本不值得一看。同样是聊经济学,面对一帮老朋友,他又换成了另一番腔调,他说我最讨厌数学模型和数据了,经济学玩数据是外行,根本不懂数据类型意义,比搞信息的差远了,大部分使用的都是字符型数据。他说,数学模型和数据是最好的装逼工具,是那种比裸体强一点的袈裟,屁用没有。还有更难听的,属于少儿不宜了。

  有人问质问他为什么会这样?

  他嘿嘿一笑,经济学这玩意儿不是“硬科学”,怎么来都成。不过,学生还是要打好底子,就得谈数学,谈数据,有点计量基础;面对现实问题谈事情,你不谈思想,谈结论,搬弄数据是非,大学还没毕业咋滴?那不是有毛病了。他说他喜欢鲍德里亚,直来直去,写书连注释都懒得写,真正的读者,看的也爽快。据说,为了这个,他没少为难出版社的编辑。他讲话的时候,经常会偏过头问旁边的人,那个数是什么来的?别人递过一个数据,他随口就来,“你看我说是吧”。他关心的是趋势,他眼睛里容得下的也是趋势,他是一个超级冷静的观察家,也许战略思想家,就应该是这样吧。我们这个世界,总有一种人,他们凭籍的是一种超凡的敏锐,让我们至少能够察觉亦步亦趋带来的可怕集体错误。难道不是这样吗?

牛逼到日本人佩服,美国人敬重牛逼到日本人佩服,美国人敬重

  陈功的客户里面,大牛实在太多了,不是一般的牛,而是牛到要保密的程度。

  日本四大商社之一负责中国市场的取缔役(董事),亲来中国拜访陈功。陈功一个小时就谈完了,回过头来这位日本商界首脑告诉安邦咨询的公关人员,他们追踪研究中国很长时间了,他认为在中国最值得关注的从事经济和公共政策研究学者中,陈功是他们最在意的一位,他们甚至经常因为陈功的观点而修正自己报告中的预测。美国国务院的首席经济学家Rodney Ludema也曾多次拜访陈功,称赞陈功是中国最受尊敬的战略思想家。当然,如果你就这些当面向陈功求证,他回应你的可能只是微笑以及不置可否的哼哈。

  不过,牛人自有牛人的资本,不服还是不行的。

  在上世纪末,他提出了中国的“后土地经济”问题,警告中国如火如荼的“土地经济”将会走向崩溃。他是中国“理想城市模型”的提出者,早在很多年前就认为中国理论上的最佳城市核心的人口规模是300万,因此城市的扩张只能走多核心之路才能避免污染和城市病。他是城市化率相关的社会风险警戒线的提出者,警告中国的城市化率过50%之后定会面临日趋严重的动荡不安和城市病。

  他“攻击”政府部门和房地产的支持者,什么“土地经济”,那就是地方财政的鸦片,上瘾容易,戒断难!

  他是“新丝绸之路”的最早研究者,并且早在2008年就发表了相关的系统研究成果,日后的“一带一路”政策并非偶然出现。他是中国和平主义路线的坚定支持者,早在李克强总理参加达沃斯论坛的时候,他就建议中国在世界上要主打“和平牌”。他长期从事地缘政治研究,并且力主地缘政治要提升为空间政治,他也是推动中国参与国际竞争陆权理论的最早研究者。他在2016年冒着极大风险考察巴基斯坦之后,就直率地针对“一带一路”的发展问题提出警告,并建议中国认真考虑“新丝绸之路共同市场”的建立。

  客观的评价,如果不把骂街算做批评的话,陈功是中国批评政府最激烈的人士,而且一批评就批评了几十年,但他与那些“意见人士”所作所为的最大不同在于他的建设性。这种建设性,不但可以洞穿时空,还往往可以为事实所验证。这或许就是他和他的安邦咨询,可以存在几十年的根本原因,也是陈功与一般经济学家的最大不同。

  记得,他在一本记述MH370失联的书中展示过惊人的预测功力,很难让人相信,一切都仅凭对公开信息资料的分析和推断。他在这本书中写下了这样一段话,“当我失落的时候,我的灵魂,感到多么疲倦;当有困难时,我的心灵背负着重担;然后我会在寂静中等待;直到你的到来,并与我小坐片刻。”有的时候,你的确会发现,这个人居然还是一个宗教感很强的人,充满了自我救赎的味道。

  了解更多政经风险解析与应对策略,欢迎订阅《陈功看大势》。

    文章来源:微信公众号正和岛

(责任编辑:邓益伟 HN006)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